睫毛睫毛毛

小说翻译レトルトアイロニー retort irony

馬 ! 辛苦了

清歌:

レトルトアイロニー
原作 スズム
翻译 清歌
润色 吴茗


给十五岁的我
【警告】レトルトアイロニー.exe正在被安装
 正在卸载日常
剩下的时间 504小时
下载前 雨停歇的街道.exe



“一味积极向前的少女,想着要知道未来。然后,那将是——”

时空胶囊?
……原来如此。保存记忆的方法也是有着很多种的呢。
但是,时间这种概念,有时是比你想象中还要暧昧的。有时,它是如此简单地,交织着此处与彼处。
以上暂不论。
如果说能知道未来的话,你是否这样想过?
“若是知道未来就一定能变得幸福,若是知道未来就能回避不幸。”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若是知道了未来,就能将之改变的话,从那个未来带回的情报,就成为了难以相信的东西。
欲避的时间悖论。
但是,若想要给予未来的影响,没有那么大的话,换而言之…?
好了,自现在起,你将看到的故事,是一个寻求着…答案的故事。
知道了未来的她,究竟会往时空胶囊中放入什么呢?




Re:给十年后的我

不是开玩笑吧?
难道说,真的是你吗?





樱花心怀着小小的急切,零零散散地开始绽放。
我一边担心着掀起裙角的微风,会不会拂落那些好不容易绽放的樱花,一边前往学校。
能钻入这校门的时间所剩无几了吧。这么想着,有些浅浅的感触。
然后今天的我,也十分元气地一边打招呼一边进了教室。
“早上好!”
“早上好!从早上开始就很元气呢!”
和同班同学互相爽朗地打了招呼。
与以往一样熟悉的景色。
不过,一想到这样的风景已进入了倒计时,就好像有些想哭出来。

“已经没剩多久了啊…”
“啊哈哈,要哭的话还早得很呢,至少在毕业典礼上哭吧。”
“不行啦!典礼上要笑着去拍很多照片!”
“那也不用现在哭吧——”

正笑着进行着无聊的对话,班主任老师进来了。
班长立刻发出了号令。
“起立,礼,着席。”

“嗯。”
班主任老师脸上浮着与以往一样柔和的笑容。
到了大多数学生都决定了未来的路的现在,老师们也没了紧张感。
手里捧着有些大的箱子,他提高声调,用好听的声音开了口。
“诶——虽然有点突然,经各班级商讨后,决定要举行“时间胶囊”。”

教室中爆发出一阵骚动。
“好了好了,不要这么吵闹。”
我也,保持着有些吃惊的表情,一下子没能理解这话语的意味。

“我啊,因为没干过这种事,所以觉得挺好的。”
老师因为还年轻,是第一次带领学生们毕业。
他慢慢拿起粉笔,仿佛这就是最后一节课一样,在黑板上写下了大大的文字。
“主题是,给十年后的自己的信。不仅仅是信,放入些什么东西也可以。十年后我再挖出来,会好好负责地送回大家身边。”
老师拂了拂手,好像有点坏心眼地笑了。
大家因为害羞而多少透露出一些不满,我却不禁有些莫名的高兴。
“毕业典礼的时候会集合的,在那之前写好吧。HR到此结束。”
下课的铃声伴着老师的声音响起。
同班同学们在开始下一节课之前,投入地讨论着刚从老师那里听到的话。
“诶?怎么办?写些什么?”
“十年后什么的无法想象啊。”
“是不是已经,结婚了啊?”
“诶——勉勉强强还没吧?”
大家相互嬉笑着谈着天。
我一边按耐心中的激动,一边试着想象着。
还看不见呢,十年后的我。



一回到家,我就马上开始写信。
最近我养成了在想事情的时候,会在手机的邮件编辑栏里写点文字的习惯。

标题:给十年后的我
你能向喜欢的人,好好地说出喜欢了吗?

回过神的时候,就写下了这样的话语。
这样的话语带着微妙的意味,既不是信件,却也不是质问。
我不禁有些害羞地笑着,即使如此,还是在收信人处写上了自己的邮箱地址,发送了邮件。
怀着如此心情,在各种各样的意义上,有些想试着祈祷。

 但是,平时给自己的邮件,在发送之后马上就会响起通知收信的提示音。那一天过了好久,也没有收到刚才发出去的那封邮件。

总不会是发给别人了吧?我这么担心着,准备打开手机。
就在这时,响起了收信的提示音。

看来是回线的状态有点不太好啊,边这么想着我打开了邮件,察觉到这和我刚才发出去的那一封不同。

Re:给十年后的我
不是开玩笑吧? 
难道说,真的是你吗?


“诶?”
看了看来信人的邮件地址,这封邮件确实是从我这里发出的。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心里想着,“是不是有什么搞错了”,而再度确认,结果也还是这样。
我不明白该怎么做才好,就想着试试看回复这封邮件。

ReRe:给十年后的我
那个……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发送,然后稍微等待一会。
是什么,回线故障?但是并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啊。

ReRe:给十年后的我
大概,是因为我带着十年后的你的手机吧。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现在我突然收到了从你那里发来的邮件。我也知道说让你相信我比较难,但这是真的。

10年后……?
因为我,给10年后的自己发了邮件?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
ReReRe:给十年后的我
那个,您不是十年后的我吧?为什么,会有我的手机呢?

这个人究竟是谁?
假如真的是十年后的场景,那为什么我没有拿着我的手机?

ReReReRe:给十年后的我
对不起,我还不能回答你这个。只是,这个手机是你交给我报关的,正好今天,我给它充上电,然后就突然收到了从你那里发来的邮件。

这也好那也好,尽是不明白的事情。就算问他是谁,最终也没能得到答案。
但是我很在意邮件最后写着的事情。
我觉得无法相信,但是如果这封邮件的发送日期是对的,我明天大概会被老师拜托把打印件搬到资料室里去。

像这样仿佛能预测未来的事情,是不可能做到的。我这么想着,那一天很快陷入了睡眠。
到了明天的话,就能知道这是玩笑还是真的了……

就结论而言,第二天,发生了和那封迷之邮件说得一样的事情。
我被老师叫住,然后被拜托了把打印件搬到资料室里去。
怀着吃惊,我下意识地对老师说出了,“诶?为什么?”

“诶?你很忙?”老师因此露出了诧异的表情,我说着,“没关系!”,然后糊弄了过去。

走向资料室的片刻时光,我的心脏一直怦怦地踩着节奏高鸣。

我一回到家,迅速写下邮件。

标题:
是真的!为什么你会知道这种事情?

我因为原本性格就挺积极向前,反正也难得,就决定完全地相信了。

Re:其实,我被托付了你的日记。对不起啊,擅自地读了。

我从小就写着日记。
确实,被拜托搬打印件到资料室这种事,的确是像我会写在日记上的事情。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这个人应该会知道不少。
简直好像得到了时空胶囊一般,令人兴奋。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都持续地和这个迷之人物交换着邮件。
每当日常一些琐屑的小事被他预言中的时候,我就如找到了宝箱一般雀跃。
虽然还不知道,和我发邮件的这个人的事情,但是我总觉得要是问出口就有什么事情要结束了,一直缄口不言。

但是有一天,我收到了不一样的邮件。


Re:明天,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消沉哦?你的魅力就在你的笑容。

说实话,我的心情变得很复杂,要发生什么令人消沉的事了吗?
短短一句话,开头暧昧,紧接着明明是消极的语言,最后却不由让我高兴了起来。
脸像烧着一般。然后,我想道:
这个人,大概,是认识这个时候的我的吧。

ReRe:嗯。没事的!我只有笑容才是可取之处嘛!

后来试着回想,说不定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明白了。
——说不定这个人就是那个人、和他为什么有着我的手机和日记这件事。

次日对谁来说都会平等地到来。
果然还是有点在意昨天那封邮件,但是即使在意也没有办法,我就这样切换到了积极的心态。
因为,我的魅力就在我的笑容嘛!
…之类的。

我知道这封邮件的意思的时候,已经是午休过后了。
站起来的瞬间,突然感到了一阵眩晕。下个瞬间,眼前一片漆黑,我失去了意识。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是在病房的床上了。
双亲用陌生的表情看着我,哭泣着。
等他们冷静下来后,医生便过来了。
虽然从以前就经常生病,我并没那么害怕医生,但是努力比以往更温柔的医生,反而给予了我恐惧心。
“从结果说的话,能撑到毕业典礼的程度可能就不错了。”

我的身体,好像被什么很严重的病侵害了,即使询问了病名以后,也没能很好地理解。
虽然几乎没有自觉症状,但是在几个月前,我好像就处于无论何时死掉都不奇怪的状态了。

双亲一边在我的身边泄露出呜咽声,一边说着“没事的哦,没事的哦”,我不是很明白到底是什么没事。
只是,要我说的话,已经被邮件那么说了,而且也许是因为也没自觉症状吧,又也许是打击太大了,变得无法想些什么?
我并没有怎么哭或吵闹。
「哈……」
只是这么说着,然后僵持无言。

回到家一个人待着后我寄了封邮件。

标题:原来是指生病的事情啊。

Re:嗯。

ReRe:您是,在我死之后才拿着我的手机和日记的吧。

ReReRe:是的。

果然,是这样的吗。
我在这个时候,明白了给我发送邮件的人是谁。
也明白了我接下来该做的事情。
虽然不知多少次,生出了想要否定这一切的心情,但我注意到否定这件事情本身就是错误的。

ReReReRe:
非常感谢。全部,我全部都明白了。

我的心已经是晴朗的了。

ReReReReRe:
是呢

「他」这么回复了我。
光看字面的话,只能想是个冷淡的回复。但是没事的。
现在的话已经,能够将你的表情也好,声音也好,全部想起来了。

然后,毕业典礼来临了。
樱花已经丰腴地开着了,被风吹过的头发,和一枚一枚的花瓣一起,轻轻地飞舞跃动着。
今天因为还要举行时空胶囊的回收,我准备了两封信和一件物品。

藏在口袋中的一封信,肯定不会被使用吧。
即使如此,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我的感情还是兴冲冲地高涨着。

毫不拖泥带水,就结束了的典礼,珍惜地说着话的学生们。
我把时空胶囊中准备的东西放入后,就踱过走廊,向着后庭的方向走去。
在那里,有着一棵并不那么丰满美丽的,普通的樱花树。

“老师!”

班主任老师坐在长椅上,一边悠闲地吸着烟一边小憩。
注意到这边后,他把香烟按在口袋里的烟灰缸中,灭了火。
“放入时空胶囊了?”

我坐在了老师的旁边。
“是的!十年后请一定要看哦!”
“嗯?为什么让别人来看啊。要你自己看啊。”
“也是呢。”
沉默了一段时间。
但是那并不是令人讨厌的沉默,反而是因其到来,为人带来了淡淡的舒适感。

“老师,你觉得我的笑容有魅力吗?”
“诶?啊啊,我想你的魅力就在你的笑容了。”
“我知道的。”
“诶?什么啊那是。”

这么说着,老师微笑着。

以前,有时,即使我不知为什么无法压抑思绪,向老师说出了过分的话语,老师都好好地听我说完了。
说不定那就是所谓的反抗期。
在那之前,仅有个子在增长的我,一直如此,并不成熟。
但是,就保持着现在这样,怀着等身大的感情,现在也许这样就好。
因为我对未来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

“对了,老师!我给老师写了信哦! ”
“哦?那么……”
“但是,我放进时空胶囊里面了。”
“哈?”
“您能稍微,闭一下眼睛吗?”

“?”
老师边在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边闭上了眼睛。

我轻轻地挥了挥手,以便好好地确认,老师的眼睛已经闭上了。
然后,我向前走去,把自己的嘴唇和老师的重叠。

“!”
老师露出受惊的表情,朝向这边。

我凭着上前的势头稍微离开后,退了几步,然后回头让他看到我的笑容。
“啊哈哈”
“……?!”
抑制着通红的脸的老师。

我在这边,抬高了抗议的声音,遮盖住老师的话语,挥了挥手告别。
“老师,再见了!”

我大概再也看不到满开的樱花了吧。
虽然如此,我还有十年后的时空胶囊。

给老师的信中,写着我喜欢老师的事情,和如果我不在了的话,希望能帮我保管非常害羞的日记——虽然只写了老师的事情。以及这个手机。

在时空胶囊中的,是手机的充电线。
还有,两封信件。

给十年后的老师
请用这个充电线,给我的手机充上电。
请一定,要和现在的我——

据天气预报,明天开始下雨。
好像是连续下一周的样子。
那些樱花瓣,经过一晚,也一定就会全部被流水冲刷携去。
但是一定没事的。
来年也好,第二个来年也好,樱花也一定会再开的。


 


CAST:一味积极向前的少女/雫
条件:想要知道未来
结果:BLANK
继续试验:(Y/N)

翻译后记:
一切只是我一个人的心血来潮。
和现友花了一天搞出来的…

 

赶得要死要活觉得必须在今天发。嗯。
第一次做翻译而且平时上学还有作业时间很紧; ;
再加上我们俩一个是语法差劲的日文渣,一个是完全不懂日语的文青……
姑且潦草检查了一遍…但如果有问题请直接说…!好早点订正!


另外是我个人对这篇的感想啊……其实我不是很明白这个题目为啥叫retort irony…感觉直接叫桜色タイムカプセル不是更好吗…?
看了歌词和pv我就觉得更迷了,
不过先等着小说到手看看整本吧。
retort irony的意思还是自行翻词典吧,感觉只能意会。
另外我还蛮喜欢这个故事的。再加上泪点低第一次看完还有些想哭…………
我可能是一个人吧…………
总之看完以后回头看看还蛮有趣的。
翻译中卡住的地方有不少但是印象最深的就是结尾那句等身大…………
暂且那样翻译了希望有更好的建议。

这是我和现友第一次合作搞翻译,以后如果闲着没事会再来的w请多指教!

 


 


评论

热度(114)